十九世紀上半葉的美國名作家艾倫坡認為城市包含一種破壞性力量,並且造成了持續性的毀壞過程。因此,他筆下的城市總是與無可避免的死亡聯繫著。當我們在最不起眼的城市內部找到象徵某種時代意義的物件,灰塵下的瑩瑩微光讓人遙想這座既腐朽又有機的城市曾經發生的種種事件。當推土機嘎嘎作響地提醒我們艾倫坡的城市法則,也同時展現了因應文明發展而帶來的秩序。

  拆除舊建物,打造新城鎮就是當前這個有序社會中的無序原則。在嶄新的高雄,許多最新的東西等著被蓋出來,所以還沒名字或是失去名字的事物必須湮沒在泥巴裡……然而,我們從瓦礫堆裡聽到一間紅茶文明館的出土,對文明的發問在這多情的紅茶館裡被聽見。

  在這裡,文明用另一種速度發酵,失落的一切得以浮現、飄香。

逍遙園區再生行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