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1蘋果日報

【魏斌、李菁豪、王烱華╱高雄報導】日據時代曾是日本西本願寺在台據點的「逍遙園」,因管理單位國防部從未維護,如今瓦破樑傾。曾多次參與保存古蹟行動的高雄師範大學跨領域藝術研究所學生徐敏思,昨以三點全露的行為藝術,呼籲各界正視古蹟保存。她嚴肅說:「脫衣裸露是創作,我絕非隨便的女生!」高雄市長陳菊肯定她的行動,痛批:「國防部對文化資產保存一再消極抵制,讓人忍無可忍!」

徐敏思(二十六歲)昨發表《如果它是一個人》的行為藝術創作,透過擬人法,把全裸的自己化身逍遙園,全身以四十多張黃色疏文(疏文指古代臣子上呈帝王的文書)遮蔽,由現場學生把疏文撕下,象徵逍遙園屋瓦剝落。她強調,這樣做比較震撼,也容易引起大眾注意。 

 

71年逍遙園殘破

一九三九年興建的逍遙園位於高雄市新興區六和一路巷弄內,已有七十一年歷史,以逍遙園為碩士論文研究主題的高雄大學都市發展與建築研究所畢業生黃朝煌說,逍遙園是日本西本願寺第二十二代家主大谷光瑞在台灣的別館,大谷一九四○年擔任台灣總督府內閣參議,以佛經「逍遙園」為別館命名。台灣光復後,逍遙園由國防部管理,去年高市政府公告為歷史建築,因無人維護,主體建築殘破,加上周邊眷村將拆除,恐危及這座歷史建築。
徐敏思昨剛上場時,上半身掛疏文的塑膠繩太鬆,險些未開演就露點,要跑回房間調整再出場,她念完疏文後,邀請觀展的二十多名學生撕下疏文,開始時,男生有些保守,不敢朝重點部位下手,最後由一名男同學猛力撕掉蓋住三點的疏文,剎那間徐敏思三點袒露,她身體輕微扭動,但沒半點羞澀。
徐敏思說,六月份開始構思創作,一星期前才決定裸身,「事前沒勇氣跟父母報備,家人壓力會影響創作完整性!」 

「可能被趕出家」

徐敏思開玩笑說:「家人今天看到報紙,可能把我趕出家門!」她隨後解釋,「爸媽個性傳統,但很好溝通,最後一定會支持我!」原本擔心跨不過心理障礙,「很慶幸最後能自我跨越!」此次創作她給自己打七十分。
徐敏思說男友未在場觀看,但「完全理解!」她已預見三點全露照片可能在網路轉寄,「再過一、二十年,子孫可能也看得到!」「若孫子問阿嬤為什麼要脫,我會明白告訴他們背後的意義!」昨傍晚,徐敏思在臉書留言:「我、明、天、要、上、新、聞、惹(了)。希望我爸媽親戚好友心臟夠大顆。」友人鼓勵她:「你真太有勇氣惹(了)!」她回:「我也這麼覺得~~老實說那真不是容易的一件事~~而且《蘋果》記者好煩喔!」 

師長:具批判性

現場學生劉致廷說:「裸身演出在藝文界很平常,不覺得震撼!」但一時想不出裸身跟古蹟保存的關係。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所長盧明德說,就創作立場來看,為何而裸、創作意涵才是重點,「千萬不要為脫而脫,沒緣沒故就裸!」盧明德說,徐敏思很有勇氣,是積極且具批判性的研究生!但就師長立場「不鼓勵!」
高市「螢火蟲劇團」演出時,上場演員就得有全裸準備,螢火蟲劇團行政總監黃曉菁說:「創作者要裸身上陣,得突破很大心理障礙!」她希望外界多關注徐敏思裸身背後的意義,「若歷史建築能因此獲救,這一脫才是價值連城!」 

未觸犯妨害風化

高市文化局長史哲說,逍遙園列為歷史建築,希望國防部能移撥給文化局管理,但國防部堅持要市府花錢買。國防部軍事發言人羅紹和表示,逍遙園位於「行仁新村」眷村土地範圍內,該建築已由高市政府列為歷史建築,國防部已請市府文化局檢討辦理有償撥用後,據以保存維護;未完成撥用前,可依規定由高市政府先行辦理代管維護。
對於徐敏思在室內空間裸露,高市警局鹽埕分局偵查隊長鄭聖吉說,表演場地限制開放記者和學生等特定人士,一般民眾無法看到,行為無妨害風化觸法犯意。 

 

創作者介紹

逍遙園區再生行動小組

逍遙園區再生行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